<cite id="dvtjz"><span id="dvtjz"></span></cite>
<b id="dvtjz"><form id="dvtjz"><delect id="dvtjz"></delect></form></b>

    1. <tt id="dvtjz"><span id="dvtjz"><del id="dvtjz"></del></span></tt>
      <rp id="dvtjz"><meter id="dvtjz"></meter></rp>

        <tt id="dvtjz"><form id="dvtjz"><delect id="dvtjz"></delect></form></tt>

        <rp id="dvtjz"><menuitem id="dvtjz"><strike id="dvtjz"></strike></menuitem></rp>
      1. 客服qq:800857666  網址:www.shuabaokb.com

        空包網

        匿名聊聊:我們拯救小程序,卻遭微信封殺

        更新時間:2017/5/24 / 閱讀次數:1001897

        “來匿名跟我說句話”。5月18日晚,社交小程序“匿名聊聊”的這句引導語刷爆了微信朋友圈,不少用戶都想聽聽當好友戴上面具時會跟自己聊什么話題。

         

        當晚10點,樂開了懷的朋友印象(匿名聊聊開發公司)聯合創始人栗浩洋發了一條斗志昂揚的朋友圈:“它是我們向小程序扔出的一個問路的小石頭,真正的生化武器和核彈還在后面,就怕微信都不敢接招要封了我們。”

         

        一語成讖,上線短短5個小時后,匿名聊聊這個第一款刷屏的小程序,也成為了第一款因違規而被封停的小程序。匿名聊聊5個小時創造的1700萬PV隨著微信的封殺戛然而止。朋友印象創始人魏志成覺得“委屈”,而栗浩洋的情緒更為激烈,他感到“絕望”,“就好比蘋果,你可以把我的應用下架,但是不能把已經在使用的APP關停吧?”

         

        微信團隊給出的說法是——匿名聊聊涉嫌誘導分享。栗浩洋認為盡管團隊也有責任,但他在接受記者的獨家專訪時表示:匿名聊聊按微信的規范開發,經過了微信團隊的審核才上線,微信不能出爾反爾否定自己。

         

        “微信不是雙重標準,是完全沒有標準。”栗浩洋說,被微信一起封殺掉的,還有千千萬萬個小程序開發者的信心。在他看來,這半年所有的人都認為小程序已死,匿名聊聊本是小程序的拯救者,但沒成為先驅卻成為了先烈。“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它(微信)的標準不透明,搞不清楚道理,有些東西我們是可琢磨的,有些東西是不可捉摸的。”他說。

         

        這不是第一次。在此之前,栗浩洋和魏志成已經用各種H5的形式打造出爆款,在朋友圈刷屏過8次,而被微信封停的次數,是20多次,其中多次是因為涉嫌誘導分享。

         

        栗浩洋和魏志成花了近一年的時間研究了全球170多款社交軟件,總結了6點社交心理需求:炫耀、荷爾蒙、孤獨感、抒情、功利工具、發泄需求。栗浩洋說,只要擊中其中一種需求,就可以實現病毒傳播。

         

        匿名聊聊這顆投石問路的“小石頭”開了個好頭,但下場很慘。栗浩洋說他們手里還有“生化武器和核彈”,但現在他們需要提前修改,和微信團隊一起商討哪些功能是被允許的,哪些功能不被允許,以免再次被封。

         

        創業公司如何在巨頭的腳下生存,一直是中國互聯網的重要課題。不久前,蘋果公司封殺了微信的打賞功能,而再往前,被微信封殺的應用也為數眾多,包括淘寶、易到、快的、Uber、蝦米音樂等。當互聯網巨頭公司的開放和利益發生沖突時,你很難判斷,這些封殺背后的目的究竟是維護規則還是爭搶利益。

         

        匿名聊聊是第一個,但肯定不會是最后一個。

         

        以下為記者與朋友印象聯合創始人栗浩洋的問答實錄,略經編輯:

         

        記者:什么時候發現小程序被微信封停?

         

        栗浩洋:當天(5月18日)晚上,微信小程序的審核團隊還及時聯系了我們,因為:第一,我們是騰訊眾創孵化并且有股份的公司;第二,我們一直深耕微信,是微信忠心耿耿的使用者。

         

        當晚剛過12點,他們跟我們建了群,一開始說我們敏感詞過濾得不夠好、并且涉嫌誘導分享,但并沒封我們。我們就趕快修改,改完重新提交。他們又說我們太像微信了,我們就把界面和按鈕的顏色從綠色改成藍色。

         

        我們的溝通前后大概有兩個小時,我們按照他們的要求改了,也經過他們認可了,但最后突然就被他們封了。

         

        從晚上八九點火起來,到最終被封,匿名聊聊一共存活不到五個小時,創造了1700萬PV。

         

        記者:你們認為微信的封殺合理嗎?

         

        栗浩洋:當時我們跟他們說:我用的都是微信定義的東西,比如說二維碼,是小程序規范的二維碼;還有頁面創建、加入群聊,本來就是按照微信的規范來的。

         

        我覺得微信不是雙重標準,是完全沒有標準。誘導分享,王者榮耀有,群應用等等十幾款小程序都有,不能你自己無所謂、其他人無所謂,對我們當初審核通過了,現在又突然改變標準。

         

        第二天(5月19日)上午,微信說我們改掉誘導分享就可以解封,我們說“好,沒關系,我們可以再改一下”。但結果,他們又說政府部門覺得匿名社交在監管上有風險,“匿名聊天都要封殺”。我跟他們說,匿名聊天QQ也有、無秘也有,要不要封掉?對方沒法解釋。

         

        說實話因為有騰訊的關系和支持,微信還至少跟我們溝通,不像之前沒有關系的時候,連反饋都沒有。但是溝通也要有原則,尤其是不能雙重標準,更不能出爾反爾否定自己。

         

        匿名聊聊所謂的誘導分享也是審核通過的,我提交的每一步他們那邊都會有人工審核,通過了之后我們的小程序才能運行。

         

        我們還有一個群老板的小程序,也是審核通過了,但是后來新版本不同意過審,需要改的卻不是新的產品改進,而是之前審核通過的老版本的特征,這就特別沒有道理,法院判案還要有個依據和標準吧,不能對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態度,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不能自己確定同意的,自己再反對。

         

        記者:你們是第一個刷屏的小程序,被封掉后有什么感想?

         

        栗浩洋:第一反應是絕望,我跟微信團隊這么說的,你是絕了千千萬萬個小程序開發者未來的信心,大家本來都對小程序不抱希望了,好不容易有一個做成了做火了,你又把他給殺掉了,你要不要這么做?

         

        這半年,所有的人都認為小程序已死,大家對它都沒信心了。我們其實是小程序的拯救者,我們很興奮,不管是不是微信想要的,但我覺得我們本身在幫小程序造勢。就像新三板有幾家爆火的公司,會讓所有公司都想上新三板,結果好不容易有一個做火的小程序,你卻又把他給封死,這會讓所有的人都覺得更沒有希望了,對吧?

         

        我覺得微信有一種強權。你可以不讓用戶再搜到和下載我們,但已經有的大量用戶和內容你不能突然就斷掉他們的服務,你怎么有權利讓用戶都不用呢?就像蘋果可以把APP下架,但是不能把已經在使用的APP關停吧?這個做法也確實太過分了,百萬用戶正在使用匿名聊聊的小程序,而且產生了大量UGC,卻突然都沒法看到了,但是他們不會回答我這樣的問題,凡是遇到這種難解釋的問題,他們就不回答。對我們倒是好事情,因為朋友印象APP有名了,大量用戶下載,并且,用戶未來可以在APP中找回朋友給自己的表白。

         

        我們現在和微信團隊也還在積極溝通,我們希望他們能給到小程序開發者更多的空間和空氣,環境越寬松,越容易生存,對吧?

         

        記者:這不是騰訊第一次封殺朋友印象的產品,一共封了咱們幾次?都是什么原因?

         

        栗浩洋:我們朋友印象推出的多款H5產品,比如“明星夫妻相”、“星座收集”、“三個詞形容你自己”、“最美照片”等等,一共在朋友圈刷屏9次,在騰訊投資之前,被微信封殺了20多次。

         

        一個產品經常會被封禁多次,改版之后解封,然后又被封,改了解封之后又被封。后來有了騰訊的關系,已經是自己人了,會各方面照顧很多,所以我們去年還是有多款火爆的產品給朋友印象接近零成本帶來數百萬APP用戶。

         

        這次可能我們也有責任,確實存在誘導分享的傾向,但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它的標準不透明,搞不清楚道理,有些東西我們是可琢磨的,有些東西是不可捉摸的。我們小程序開發者有一個笑話,就是說如果按照微信書面寫的規定的話,所有的小程序都不能做。

         

        記者:匿名聊聊這款小程序籌備了多久?為什么想到做這樣一款產品?

         

        栗浩洋:為了匿名聊聊籌備了三四個月的時間,3月22日這款小程序正式上線,中間更新過五個版本,5月18日更新的第五版,沒有任何推廣,我一開始就是只發在了一個20人的小群里,有5個人轉發,然后一下就火了。

         

        我們花了半年時間開發了5款小程序,匿名聊聊只是其中一款,是給我們打品牌的一個現象級的東西,對我們公司戰略來說品牌露出,其他的四款,我們預料會比匿名聊聊更加火爆。

         

        現在微信團隊正跟我們一起商討哪些功能是被允許的,哪些功能不被允許,我們需要提前修改以免再次被封,不過估計其他開發者都不可能有這種待遇。其實我們更希望微信審核的原則能夠對所有人統一,自己已經審核通過的產品特征不要再反復反悔,自己要對自己負責。

         

        記者:作為第一個刷屏的小程序,分析過火爆的原因嗎?

         

        栗浩洋:因為我們掌握了用戶的心理心態,大家會去開發小程序,就是希望利用微信的流量紅利,那你一定要傳播,那么你一定得懂社交心理學,因為你是在一個社交的場所傳播。

         

        我們團隊花了近一年的時間研究了全球170多款社交軟件,給幾萬個UGC內容一個一個去標注它背后的需求,最后總結了六點社交心理需求模型:炫耀、荷爾蒙、孤獨感、抒情、功利工具、發泄需求。

         

        抒情的需求,這也是六個需求里邊最大的需求,占到50%,就是一種情緒的表達,我把它叫做無病呻吟。

         

        只要有這六種因素就可以促發社交軟件的成功,而且用這個模型可以評判預測任何一個社交軟件的未來,在這六大需求里面,如果滿足了用戶的一個心理,那基本上可以爆火一時,但很快就會消失,1億美金估值基本到頭了;如果能滿足兩個需求,那就可以長久地活下去,至少估值10億美金;如果切中三個需求,你就可以做到百億美金,如果能切中這六個里邊的四種需求就是千億。

        微信切中了其中四種需求,它沒法滿足用戶的荷爾蒙和發泄需求,在熟人社交里你沒法去發泄。這六大需求你切中的越多,人越復雜,效果就越好。

        記者:其實小程序上線以來,很多人都認為沒有達到預期,您對小程序的看法是怎樣的呢?怎樣更好得使用小程序?

        栗浩洋:我們沒有選擇在封禁后第一時間接受媒體采訪,因為我們還是希望能跟微信很好地去溝通,不希望當時的情緒給我們帶來滅頂之災。微信有9億月活,我們還想在小程序里面好好做,但是你要給我們生路,不要太夸張了,你要給我們開放。

        空包網原文地址: http://www.wts-travel.cn/News/Info_60391.html

        上一篇:杭州5000輛公交可刷支付寶,多城市將陸續普及

        下一篇:提升店鋪流量,你的方法用對了嗎?

        最新文章

        最熱文章

        国外在线视频你懂的-五月婷婷之综合缴情在线-自拍区偷拍亚洲最新